桃花娱乐

文本整理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华图/通讯员 钟林锋 杨红 孙冰倩

简介: 文本整理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华图/通讯员 钟林锋 杨红 孙冰倩叙述者:驰援荆州市中心医院重症ICU、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 范红星第一天隔离病房,我值24小时班今天是我第一次值重症病区班,还是隐约有些担忧

文本整理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华图/通讯员 钟林锋 杨红 孙冰倩叙述者:驰援荆州市中心医院重症ICU、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 范红星第一天隔离病房,我值24小时班今天是我第一次值重症病区班,还是隐约有些担忧,防护服的穿脱虽然演练得非常娴熟,但今天是真正的实战,我还是要非常小心。

只要进了这道门,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荆州市中心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刚刚接触,我还未完全熟悉,还好有中心医院两位有经验的兄弟一起值班,他们向我详细的介绍了科室的运作模式,让我更快上手。

改造的简陋休息室,在这里更衣、吃饭和短时间休息一起值班的兄弟第一次进入隔离病区时,我的心情不免有些忐忑,但走到病人面前便找到了以往工作的感觉,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目前,病区病人情况基本稳定,疾病带来的不适感和长时间住在隔离单间的憋闷却让他们情绪低落。

我们边查房边和他们聊天,慢慢地进行心理疏导,鼓励他们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。

在隔离病区内的医疗队同事赵凌隔着厚厚的防护服认出了我,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,一个往昔觉得极其平淡的招呼现在竟让人倍感亲切。

牵挂着其他在病区的同事们,不知道他们这一天又是如何度过的。

踏进病房的那一刻,我不禁泪流满面叙述者:驰援荆州市中心医院重症ICU、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内科主管护师 赵凌虽然一直有心理准备,但当我穿着二级防护隔离服踏入重症病房时,仍然被眼前一张张面容触动,那些或期盼或淡漠或焦虑或悲伤的面容。

同为患者,他们却是如此的不同,对生的渴望,对疾病的恐惧,对病痛的麻木…

在新冠肺炎的严重打击下,这些病人可能上一刻还无碍,下一秒钟就连拿张手纸都气喘吁吁。

此时此刻,他们也远离亲朋好友,远离亲情友情的力量支持,只能通过手机与外界联系…

突然间,我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,其实我也是带着焦虑和忐忑踏入了病房,此时此刻的泪流满面不知是为了病人还是为了我自己,虽然没有人看到那护目镜上的腾腾雾气。

这一刹那,我突然自心底涌出巨大的责任感,他们是这样的无助,这样的需要我们,一定要和他们一起战胜病魔。

这一切,我都尽量温言细语、小心翼翼,让动作温柔而标准,希望给病人舒服的感觉,让他们感到“马上病就会好”、“其实我的病并不是很重”,帮助他们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。

希望病人能够明白我们永远都会在他们身边,永远和他们在一起,通过我们的一言一行、我们真挚的眼神传递给他们生的希望!

我会坚守在病区,发扬“人道、博爱、奉献”的红十字精神,尽职尽责,看着病人们一个个康复出院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文本整理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华图/通讯员 钟林锋 杨红 孙冰倩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