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娱乐

只是对于安德鲁来说,即便他放下恨

简介: 只是对于安德鲁来说,即便他放下恨,弗莱彻所带来的阴影是挥之不去的。

对于19岁的安德鲁·内曼来说,他宁愿家破人亡,也不愿默默无闻。

他每晚的坚持练习,终于换来了学校顶级爵士乐团导师弗莱彻的注意。

和诺兰一样,在正式出山之前,达米恩·查泽雷也有着一部几乎凭一己之力完成的黑白电影作品。

当时他已经和贾斯汀·赫维兹是合作伙伴,一个负责拍片,一个负责配乐,2009年完成的处女作《公园长椅上的盖伊与玛德琳》,就是后来《爱乐之城》的雏形。

本来考大学的时候他很有机会进入专业的音乐学院,但在音乐生涯的节骨眼,他却选择了放弃,转而攻读视觉及环境研究专业。

《爆裂鼓手》的故事就是达米恩·查泽雷的故事,安德鲁就是高中时期沉迷打鼓的那个达米恩·查泽雷。

在接受采访时达米恩·查泽雷透露,除了他自己的经历,达伦·阿伦诺夫斯基导演的《摔角王》,《黑天鹅》也给了他灵感。

(《黑天鹅》,2010年)兰迪,妮娜,安德鲁,三位主人公在追求梦想过程中,都是疯狂的,执着的,他们与现实生活脱轨,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所热爱的项目当中。

看《黑天鹅》的时候,对于妮娜的“走火入魔”,认可和反对的可能就各占一半了。

看《爆裂鼓手》的时候,无疑多数人的是,人间不值得。

因为魔鬼教师弗莱彻的存在,安德鲁的所有努力都好像不值一提,追求梦想的过程,溢满了痛苦和折磨。

短片版和长片版的弗莱彻都由J·K·西蒙斯饰演,这种动不动就怼人的强势角色太适合他了,老版《蜘蛛侠》里的报社老板只是小试牛刀,这回他得以释放所有的激情,一举夺走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小金人奖杯。

弗莱彻的连环咆哮似乎有点喧宾夺主,但如果没有他这般令人恐惧的震慑力,电影的力量将大大减弱,安德鲁短时间的转变弧光也不会如此令人信服。

从家庭线上可以看出,安德鲁有着自己的追求,而且不希望别人看不起他。

从爱情线上可以看出,安德鲁是一个性格相对内向腼腆的男孩。

在他和妮可约会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如何开话题,两次都是由妮可来打破尴尬的沉默。

顺带一提,饰演妮可的梅莉莎·班诺伊已经在DC剧集中成为了女超人。

要注意安德鲁是紧接在被弗莱彻提拔后,主动提出的约会要求。

这可能是达米恩·查泽雷在暗示,安德鲁是受到了鼓励,自信心膨胀才这么做的。

他觉得自我满足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,所以在安德鲁受了两句称赞就得意洋洋的时候,他就故意刁难,一顿痛骂。

骂的不是节奏不对,而是他自我感觉良好。

一个渴望得到认同,需要鼓励的梦想少年,遇到了一个只懂得打击,谩骂的魔鬼教师,这注定是一个悲剧。

看着安德鲁每一天在焦虑和恐惧中度过,就连和喜欢的女孩约会也没太多笑容,你大概就能知道达米恩·查泽雷当年为什么会选择放弃了。

安德鲁遇到弗莱彻之后,爵士鼓再也无法成为他的享受,反倒是成为了噩梦。

他明明已经努力到极致了,可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“失败”。

本来腼腆话少的安德鲁逐渐开始变得脾气火暴,打鼓之外还修成了弗莱彻的怼人技能。

好好的一个男孩被折磨地人格扭曲,弗莱彻自然被认为是罪魁祸首。

在豆瓣上,有谩骂弗莱彻理念的评论获得了高赞。

甚至是有因为觉得电影的价值观扭曲,侮辱了爵士乐,而给了差评。

只能说,因为思想观念问题,觉得电影是赞同弗莱彻,而给出差评的观众,是理解出了偏差导致。

对于弗莱彻,达米恩·查泽雷认为他的哲学不全错,对于参加比赛而言,弗莱彻的教育方式更容易出成绩。

所以他没有特地去批判弗莱彻,把弗莱彻变成一个脸谱化的反派,而是赋予他人性化的一面。

弗莱彻和安德鲁在酒吧重新相遇,这一段加强塑造了弗莱彻,同时起到了主题讨论的作用。

弗莱彻给安德鲁讲了查理·帕克的故事,并阐述了自己的教学理念。

他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能够在逆境中永不言弃的人,完成自我超越的可能性也更大。

”这句略有励志意味的台词,说明他始终都不觉得自己是错的。

对于自己学生的“意外”,他虽然愧疚,但拒不道歉。

安德鲁正是在无路可退的极端环境下,最后完成了自我超越。

站在弗莱彻的角度,《爆裂鼓手》不是悲剧。

他一直渴望自己能够出下一个查理·帕克,而安德鲁最后正如查理·帕克一样,在无数次的挫折后,完成了自己人生中最牛逼的一次演奏。

他帮安德鲁扶好架子,意味着他放下恨,两人在艺术上完成协奏,他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查理·帕克。

只是对于安德鲁来说,即便他放下恨,弗莱彻所带来的阴影是挥之不去的。

导致他放弃音乐,踏上导演之路的阴影。

正如一些评论所说,爵士乐被毁了,不过不是被电影毁了,而是被戏中弗莱彻的病态理念所毁。

他心有不甘,为了自己的面子,为了出一口恶气,他才豁了出去,放飞自我。

弗莱彻的教育方式是功利化的,练习乐器是为了达到某个目标而练,这跟为了分数去学习是一回事,一天到晚只知道要做最优秀的,却忘了自己去学校的根本目的,其实是学知识。

安德鲁为了达到弗莱彻的要求,逐渐地忘记了他当初对音乐的热爱。

弗莱彻潜移默化地抹杀了他原本热爱音乐的灵魂,他不再为了音乐而演奏,他只为了能让弗莱彻满意而演奏,为了所谓的功名而演奏。

对于真正热爱音乐的达米恩·查泽雷,和他的观众来说,《爆裂鼓手》是彻底的悲剧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只是对于安德鲁来说,即便他放下恨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