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娱乐

回顾这段曲折的经历,他写下了《未选择的路》

简介: 回顾这段曲折的经历,他写下了《未选择的路》,在诗中如此作结:“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走的路,这使得一切都不一样。

1两条路分叉于黄色树林里可惜我不能都踏上脚步一个世纪前,美国诗人罗伯特·弗罗斯特在著名的《未选择的路》中起笔的句子,成为了今天许多人在面临人生抉择时脑海中最先回响起的声音。

诗人所见的两条路同样躺在草叶里,通向未知,一条“在灌木丛中蜿蜒而去”,一条“需要踩踏,因为杂草丛生”,最终他选择了后者。

1912年,也就是这首诗被正式发表的三年前,已近中年的弗罗斯特仅在小刊物上登过几首诗,一直未能获得真正的认可。

那一年成为了他人生的关键转折点,他变卖了在美国新英格兰的农场,辞去了乡村学校的教职,举家迁往英国谋求发展。

幸运的是,他很快结识了英国诗歌圈的几位重要人物,包括庞德、叶芝、T.E.休姆、爱德华·托马斯等。

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他的第一部抒情诗集《少年的意志》和第二部叙事诗集《波士顿以北》相继问世。

1915年,弗罗斯特重返美国新英格兰经营农场,但此时的他已不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农民了。

回顾这段曲折的经历,他写下了《未选择的路》,在诗中如此作结:“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走的路,这使得一切都不一样。

”在诗歌创作上,弗罗斯特同样选择了一条“更少人走的路”。

站在传统与现代的交界点上,绝大多数诗人都倾向于进行自由诗的试验与革新,将工业文明的新鲜血液注入到创作中,弗罗斯特却没有被这波现代主义的风潮打动。

相比之下,他更像一位来自古代的牧人,仍然遵从传统的韵律,以通俗、朴质的语言书写他最熟悉的乡村农耕生活,因此也被人们称为“新英格兰的农民诗人”。

在他笔下,押韵的四行体、十四行体诗占据了多数,回应着19世纪浪漫主义的抒情风范;他还受英国诗人勃朗宁的影响,擅长将戏剧独白的手法运用到诗歌的写作中。

弗罗斯特的大半人生都在乡间度过,他也因此被称为“新英格兰的农民诗人”对于所谓的“现代性”,弗罗斯特有着自己的主张:“现代诗人必须是向现代人说话的人,不管他是活在哪个时代。

”因此,用“旧形式表达新内容”才是他的意图。

若将弗罗斯特的同代竞争者桑德堡与其并置,这一点就更为凸显了。

从表面上看,弗罗斯特的视野似乎从未离开过身边的树林、石墙、农舍和田野,描绘的也多半是乡野村民的普通生活,但本质上,他的诗是写给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人看的。

借由地方口吻和日常化的比喻,他常常在简约含蓄的表达中发展出超越地域和时代的广阔深意,指向具有普遍性的人类生存问题。

诸如“好篱笆才有好邻居”“地球是爱的如意居所”这类富含哲理的句子,在他的诗中俯拾皆是。

可以说,弗罗斯特的诗歌完美体现了他自己提出的创作宗旨:“始于愉悦,终于智慧”。

他一生笔耕不辍,生前出版了十多部诗集,并先后于1924、1931、1937和1943年四次获得普利策诗歌奖,被誉为“美国文学中的桂冠诗人”。

日前由湖南文艺出版社译介出版的《未选择的路》收录了弗罗斯特各时期的重要作品,其中除了二百余首诗歌外,还包括一部诗剧,较为完整地呈现了诗人的创作风格。

暴风雪恐惧当风在暗地里损害我们,并用雪抛掷矮屋子的东边窗户,这头野兽,用一种憋闷的吠声咕哝着,“出来吧!

”——要经过内心的挣扎才能去,啊,不!

我估算我们的力量,俩大人一小孩,我们全都睡不着,强忍着不去注意炉火最终熄灭时寒冷怎样匍匐而来——雪怎样被堆积,庭院和道路被抹平,甚至直到给人慰籍的谷仓变得遥远,我的心被疑问占据——我们能否随着白昼起身并拯救无助的自己。

未选择的路两条路分叉于黄色树林里,可惜我不能都踏上脚步,作为旅行者,我久久伫立沿着一条路眺望,尽目力所及直到它在灌木丛中蜿蜒而去;于是走上另一条同样美的路径 ,或许是有着更好的原因,它需要踩踏,因为杂草丛生;虽然经过那里的往来行人其实曾几乎同样磨损它们。

我将一边叹息一边讲述这经过:在许多年后,在某个地方:两条路分叉于树林里,而我——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走的路,这使得一切都不一样。

窗边的树窗边的树,窗树,夜幕降临时关上窗户;但让我永远不在你我之间拉下窗帘。

那天她让我们的头挨在一起,命运女神曾有关于她的想象,你那么关心外面的风雨雪霜,我只关心内心的天气。

出生地从这里往前到山坡上几乎毫无希望的地方,我父亲创业,围起一眼泉,在所有东西都圈在墙里边,使土地只限于生长牧草,不同活法也能凑合温饱。

这骚动喧闹大山似乎喜爱,而且不久之后成就了我们——她的微笑总是含着某种深情。

熊那只熊双臂抱着她上方的树,将它往下拉,仿佛它是情侣,要吻别它野樱桃的嘴唇,然后让它弹回,直立于天空。

她穿过枫树林悠过来荡过去,她的巨大体重把铁丝网压得嘎吱响,在铁丝齿上留下一缕毛发。

人的行为更像笼子里可怜的熊,整天与紧张的内心愤怒搏斗——他的情绪拒绝所有理智的建议。

他踱来踱去,不肯停歇他咔哒响的趾甲和拖着走的脚,在他敲击的一头是望远镜,另一头是显微镜,两种仪器被寄予同样的希望,结合使用视野相当辽阔。

要是他从科学踏步里抽身休息,只是靠后坐着,摇摇他的头穿过九十度的弧,似乎,在形而上学的两极之间。

本文诗歌部分选自《未选择的路:弗罗斯特诗选》一书,经出版社授权发布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回顾这段曲折的经历,他写下了《未选择的路》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