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娱乐

伤身累累的安姐躺在病床上暗想自己早就不是那个不谙世事,被大哥随意摆

简介: 伤身累累的安姐躺在病床上暗想自己早就不是那个不谙世事,被大哥随意摆布的女人了,时樾才是对的。

因为时樾这段时间没有主动联系,看来两个人有情况啊,不好意思主动联系时樾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他相处,温迪见到之后便带她去散心,温迪吧南乔拉到健身房,让南乔接触更多的男性来刺激他,还让南乔去又有吃,看到男性有什么感觉,南乔感觉心平气和,也没有心跳加速更没有雪麦喷涨,还感觉有点冷,半夜里,时樾喝醉了来到南乔家门口,南乔吧密码锁改了,时樾进不去,正追捕转身离开,南乔正好回了来,刚刚还抱怨时樾在她的生活中出现就消失,现在有出现在眼前,其实时樾心里装的全是南乔,而时樾心里想的是怎么占据南乔心里全部的位置,进屋以后什么都没说,时樾忍不住强吻了南乔,还想脱衣服,南乔制止,没想到时樾直接睡了过去,(装的吧,觉得脸上挂不住),南乔把时樾放在沙发上,看着喝醉的时樾,慢慢的回味自己与时樾发生的点点滴滴,好奇时樾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(时樾醉酒夜宿南乔家)次日清早,时樾在睡梦中被郝杰的电话惊醒,原来昨天他的做法都是郝杰的建议,可惜他自己没有把握好分寸,真的喝醉了。

此时南乔做好了早餐,两人边吃边聊,南乔提起温笛想请时樾做代言人的事。

正当此时常剑雄突然按响了南乔的门铃,时樾立刻趁机把自己伪装出一副刚从南乔床上醒来的样子,故意开门气常剑雄。

常剑雄和时樾又为了争夺送她上班的机会你追我赶,最终一起下了电梯。

南乔非常生气,先是责怪时樾神秘消失又神秘出现到底什么意思,后又埋怨常剑雄也跟着时樾而行动才现身,把即刻飞行当成了他们较量的主战场。

温笛直言南乔根本就是趁机在为时樾的消失发泄不满,南乔只好将话题带回了会议本身,商讨虚拟眼罩的配色问题。

时樾连忙帮南乔圆场,随后他提议可以把所有颜色都生产发售,常剑雄难得和他持有同样的意见,连主控电脑小萌桌都选择支持,只有南乔因为还在生时樾的气而反对,不过她孩子气的反对并没什么用。

下班的时候,时樾送南乔回家,两人尴尬地说起昨晚之事。

时樾要把他的醉话都收回,南乔却表示如果他收回就说明他是酒后失言不能当真。

时樾不知该如何回答,要带南乔回到两人相识的地方,让南乔看清他到底是什么人。

此时一辆银色轿车突然从后方冲出,直接撞停了时樾的汽车。

时樾愤怒地冲下车要和对方理论,却万万没想到车上坐的正是安姐。

时樾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南乔先行送走,随后坐上了安姐的车,重新当回了安姐的司机。

当时,贩毒集团的大哥冒险回到国内,他要求安姐将一个茶叶盒子给金董事长的夫人送过去,他这次回来就是来收尾的,他的客户金董事长因为一直收不到货而发怒,而他的女儿和他的亲哥正想法设法要侵吞他的公司,所以他才把财产都转到了安姐的名下。

安姐明白,金董事长因期收不到货而发怒,茶叶盒子中肯定装的是货,所以便从时樾那里要了车钥匙自己送过去。

大哥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愤怒,手下提醒他做交易的规矩就是半路如果出了事就必须车毁人亡。

大哥先是暴跳如雷地反对,但随后却同意了手下的建议。

时樾冲入车里检查茶叶盒子,竟然在车中发现了定时炸弹,他立刻拉着安宁躲避,汽车随后。

伤身累累的安姐躺在病床上暗想自己早就不是那个不谙世事,被大哥随意摆布的女人了,时樾才是对的。

此时大哥乔装打扮了一番混入了医院之中,利用关系支走了进入到了安姐的病房。

安姐长叹一口气,她再不想听大哥的鬼话,冷漠的看着大哥,让大哥告诉自己,车子动了手脚,还有炸弹不是他让人做的。


以上是文章"

伤身累累的安姐躺在病床上暗想自己早就不是那个不谙世事,被大哥随意摆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