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娱乐

《花儿与少年》虽有话题度,但拿不出让“xx面膜销量上涨50%”、“

简介: 《花儿与少年》虽有话题度,但拿不出让“xx面膜销量上涨50%”、“xxAPP量增加90万”的成绩,也就失去了它在平台的地位。

作者|张家欣编辑|李春晖“勿念”二字,很符合《花儿与少年》一直追求的文艺气息。

3月21日,湖南卫视《花儿与少年》停播登顶微博热搜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算是国内明星旅行真人秀的代表作,明星嘉宾们在没有经纪人、助理的情况下,用每天固定的生活费,在异国他乡,完成一段背包奇妙之旅。

在综艺舞台已展开大战之势的三月,总导演吴梦知在微博晒了几本“去北极的书”,但当粉丝们兴冲冲猜测“第四季=极光季”时,吴梦知却轻轻回了一句:“没有了,勿念”。

虽然第三季的《花儿与少年》颓势明显,但也算走出了自己的风格,粉丝们掩饰不住的惋惜,和迅速登顶的热搜,还是证明了它在国产综艺的一席之地。

然而算不上成熟的国产综艺生态,年年都在产生性的新热点。

“花儿与少年”的青春,只是其中一个很快就被抛下的阶段。

关于《花儿与少年》的停播理由,网传是由于出国拍摄和后期制作经费过高,而收视低迷导致入不敷出。

不过想想也是,如今的综艺真人秀,已是明星捞金首选,片酬一路水涨船高。

看《花儿与少年》全三季节目,共请了多少明星。

2014年的第一季是郑佩佩、张凯丽、许晴、刘涛、李菲儿、张翰、华晨宇,对流量艺人的邀请还算比较克制。

第二季“上了道”,毛阿敏、许晴、宁静、陈意涵、郑爽、井柏然、杨洋,郑爽和杨洋的指向性非常明显,第二季也是撕逼最多、最热闹的一季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与同台的《快乐大本营》完全不同,后者明星是零片酬出演,在棚内玩几个接近零成本的游戏也可以hold住全场。

经费、收视、招商,看似是影响综艺节目的三种因素,其实是一个价值闭环。

湖南卫视最近提出的“青春原生流量变现计划”,也印证着它多么重视节目的变现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虽有话题度,但拿不出让“xx面膜销量上涨50%”、“xxAPP量增加90万”的成绩,也就失去了它在平台的地位。

从2018年我们还能看到的几档慢综艺分析,这类综艺存活的条件,无非是头部IP,不是要拿出现实的头部数据,就是要有成为头部的潜力。

湖南卫视留下了《向往的生活》、《中餐厅》、《亲爱的客栈》,浙江卫视留下了《漂亮的房子》,江苏卫视也保住了《三个院子》。

“一线明星+收视+话题”,是放到哪里都不会出错的万能法则。

文艺小清新,还是撕逼到爽正如电影有好莱坞“爽片”,我们也许可以把那些热爱撕逼的综艺称为“爽综艺”。

三季的《花儿与少年》,一直在自我调整。

从结果来看,大众的审美趣味,比起“治愈”的文艺小清新,还是更喜欢撕逼到“爽”啊。

第一季带着满满的新意横空出世,华晨宇和张翰两位“少年”带领五位“姐姐”,开启一段为期十五天从意大利到西班牙的穷游。

脱离经纪人、助理的明星穷游,这种形式和设置自带热度。

第一季的《花儿与少年》,经历了团队磨合和试探观众过程。

这种风格之下的明星关系,也延续到了节目之外。

第二季则暗潮汹涌,编导“机智”的把第一季中激发热度的摩擦元素放大,小清新的慢综艺成了看撕逼的“爽综艺”。

在英国、土耳其、阿联酋的旅行中,不仅旅行地本身更有看点,明星关系也更加“精彩纷呈”。

“公主病”许晴,“任性”郑爽,“定时炸弹”宁静,三人的真性情和强互动,长期霸占热搜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三季即便开播成绩不佳,还靠着“第二季未播片段”上了一次热搜。

片段中女星们的心理战和演技比拼,倒是真印证了宁静的爆料:“集体生活就是拼演技。

”第三季因导演出走,前两季的总编剧、芒果台文案大神吴梦知接棒,舍弃了肯德基豪华撕逼套餐,去掉了前两季的老艺人,全部启用鲜肉小花,主打冒险。

文案风格倒是很唯美文艺,但来看撕逼的观众却散了。

尽管亚马逊热带雨林钓食人鱼,陈柏霖单独横穿纳米比亚等设置颇为热血,但没有了互扯头花的宫心计,节目立刻不“爽”了。

虽然收获了一些表扬,可热度下跌、收视不行是实实在在的。

撕逼嫌烦,不撕嫌无聊,观众永远是对的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三季的豆瓣评分都在7分以上,第三季的评分甚至是最高的。

但讽刺的是,第三季收视跌穿地心,第四期0.36%的数据排在同时段第20名。

公允的说,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一季在与和谐之间,是找到了一个平衡区的;但第二季“贪心”的放大了第一季中的热点,反而让观众觉得撕逼太频繁,明星太戏精,失去了慢综艺应有的轻松治愈;到了第三季,又矫枉过正,彻底的好山好水好人好事好无聊,那算是彻底的凉凉了。

勿念旧青春,仿韩新阶段《花儿与少年》的停播,也意味着国产综艺对韩综的模仿进入了新阶段。

他的“花样系列”,已经以《花样姐姐》、《花样爷爷》、《旅途的花样》等变体落地中国。

《中国有嘻哈》原版《show me the money》,《偶像练习生》原版《produce101》,都是Mnet电视台制作的节目,这就很值得注意。

在《花儿与少年》因没收视被抛弃的时候,《明日之子2》被证实总冠名超过2亿,预计招商超7亿,IP整体变现预计超10亿,创下了网综总冠名费用的最高纪录。

2018年的国产综艺思路,以音乐、选秀为主,创新形式为辅。

前者有保底的受众和流量,后者在《演员的诞生》,《声临其境》的示范效应之下,有口碑、潜力和对行业的正面意义。

“音乐+”依旧是音乐类综艺的主打概念,湖南卫视《歌手2》之外,还推出音乐推理节目《是谁在唱歌》,以及全新的音乐综艺《音乐老友记》。

在“超级网综”、“网综大片”等概念风靡之时,留给慢综艺的空间不多了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代表着国产综艺的“青春”,青春总是笨拙与模仿的。


以上是文章"

《花儿与少年》虽有话题度,但拿不出让“xx面膜销量上涨50%”、“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